欢迎访问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网站!

【浦市韵味】第041期:都歧村八仙班

时间:2020年09月02日 10:15  作者:  点击:

2020年8月14日下午4点多,我们一行三人来到都歧村进行田野走访。在各地走访询问八仙班线索无果后一次偶然的情况下听说都歧村还存在有八仙班子,这让我们十分惊喜,决定第二天动身前往都歧。可是当天前往都歧村的路并不好走,一路的盘山乡道蜿蜒起伏,同学的车底盘较低而车道内侧因为前几天暴雨导致山壁多处小型塌方路面不平,只能艰难通行。这一路上的心情是紧张的,也做好了再也不去都歧村的准备。

来到村部楼后办公室已经空无一人,村干部已经下班回家,好在旁边村卫生所70多岁的老村医生还在办公地点坐班。当我们询问有关八仙班,村医生便告诉了我们当地的确有八仙班成员,给我们指明了不远处雷家祠堂旁那家人就曾是八仙班的一员,还了解到村里有一位八十多岁的雕塑师傅。

(都歧村一角)

初识向门忠

村里的风景还是不错,通过小溪上的木桥,只见溪水十分浑浊,自远处山间蜿蜒而下,确实是遭到了暴雨冲刷后的景象。桥边小卖部里的一位大哥给我们指出了祠堂旁这家八仙班成员的家后还给我们提到了这条道尽头还有一户人家,男主人也是八仙班成员之一。

来到第一户八仙班成员家中,交流后得知他名叫向门忠,今年五十多,双腿出生时已有残疾、青黄眼难以视物,前段日子村里发大水,水淹快到二楼,冰箱电器都被淹坏了,家里损失惨重。他从小就不能做工不能种田,目前以种植玉米养鹅为生。向门忠一生唯爱音乐,祖传唢呐技艺高超,是父亲教给他的祖传技艺。向门忠表示他们的唢呐有72个调,现在就算是有人想学也很难学会。吹唢呐的人中气要足需要气口,不然吹不响唢呐。而且向门忠目不识丁却自学了二胡,拉二胡的技巧极其出色。值得一提的是,据他自己介绍,他现在用的二胡还是前些年湘西自治州州长来村里考察时所赠送。随后向门忠向我们展示了自己的祖传唢呐,他介绍到这唢呐的制作技艺很特殊,不确定还有人会做这种唢呐。

(熤园学子听向门忠先生回忆过往)

如何维持生计

向门忠介绍到八仙班传人在都歧村基本都是向姓,八仙班、花灯、阳戏或者辰河高腔都是祖传技艺,八仙班的演出也的确需要八个人。村里在过年过节时会举行活动,演唱花灯阳戏,而他会去村里参加音乐活动进行表演。那么这一帮拥有祖传技艺的传人经济来源从何而来呢?据向先生回忆,在90年代到千禧年间,有外地的人请他们团队过去唱戏,大约四五十块钱一天。在集体化时期,都歧村当地的十多个音乐爱好者会出门去远处唱阳戏,泸溪县各个地方都曾去过,当时大约20块钱一场戏,从正月开始唱,一直唱到油菜花开了之后才回村子。请他们去唱戏的地方/单位会将钱(工分)给(算)队里,之后队里每年结算一次,一个人一年大概能分200块钱左右。平时也有一些白事会请他们过去帮忙。

向显云留守老家

离开向门忠先生家,我们来到这条道最后这户人家中。男主人也姓向,叫做向显云,今年55岁,在家务农与在周边做白事送歌为生。得知我们正在对八仙班调研后他非常热情,他提到几个问题。如村落人口空心化,民间技艺逐渐消失。要维持生活的同时保持爱好十分困难。年轻人打工,只有留守儿童和老人在村里。向显云先生则是为了照顾八十多岁老母才留在村里,毕竟在外打工的话心里不踏实。

(向显云先生家交流)

老支书出新招

交流中得知,现任支书的父亲几十年前也是村里的支书。当时是集体化时期,老支书想到了一个办法便是让村里闲散的人不要去打牌等等把人组织起来唱花灯阳戏,出去唱戏。这样一是活跃并丰富过年过节的气氛,减少了年轻人闹事的可能,毕竟当人有一种职业就不容易走邪路。二则是当每年春耕生产的时候,他会组织这十几二十个音乐爱好者去外面唱戏,因为唱戏的话是在哪个地方唱哪个地方要包吃住,还会有工分。这样不在村里吃住,村里的粮食也能节约很大一部分。

八仙班的落没

八仙班是存在于红白喜事的演出的戏班。但都歧村八仙班的传人不仅能唱花灯、阳戏也会唱辰河高腔,在八仙班演出的场合中有时也会唱花灯阳戏甚至辰河高腔的曲调,特别是唱辰河高腔时由小旦一人分饰男女声两角同时演唱。一般由两个钹,大小两个锣,一个鼓,两个唢呐,一个小旦。现在都歧村会八仙班的基本都在六十到八十岁左右,像向显云与向门忠在其中都是十分年轻的传人。因为平时向显云接触到白事较多,他发现如今的白事不再请八仙班后变得有些低俗,逐渐走向低俗化。以前请八仙,会唱悲剧戏目,这些悲剧戏目却是有弘扬正能量的意义在其中,是有精神意义,教育意义的。但是现在丧事开始逐渐低俗化恶俗化,甚至脱衣舞都有出现,这让他觉得十分悲哀。对于八仙班的没落倒是也能理解,毕竟从事八仙班这样的戏曲班子很难产生不错的经济效益,所以现在很少有人学。就算有人学,想学到手也有难度,需要花费精力,没有一年半载是不能入门的。向显云用一句话形容了八仙班的学习过程,那就是“三尺冰峰非一日之寒”。

问题来了

笔者发现几个问题。曾经在浦市这片地区上八仙班、花灯阳戏和辰河高腔流传已久,在都歧村的八仙班传人中有祖传技艺的存在,是否能证明向姓在音乐戏曲上比都歧村其余两姓更加正统,那么是不是可以说以前向家祖上就是以此为生,如同谭氏苗拳,没有一手真功夫,又如何赖以为生,都歧村向姓会不会在浦市音乐戏曲的历史中有扮演着某种角色?关于这些问题,我们团队还需要去其他地方、村庄去看看有没有类似祖传的宗族,如果有的话,他们的传承模式又是怎样的。为什么八仙班开始逐渐的消失?为什么又被现代一些营养不大甚至毫无营养的乐队逐渐取代?

上一条:【浦市韵味】第042期:以武会友——我学谭氏苗拳的故事(中)

下一条:【浦市韵味】第040期:逐渐走进八仙班——浦市传统音乐考察记之三

关闭

Copyright © 2020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版权所有.

地址:河北省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泰山路143号      邮编:066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