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网站!

【浦市韵味】第042期:以武会友——我学谭氏苗拳的故事(中)

时间:2020年09月03日 10:27  作者:  点击:

(亲身经历的真人真事。这是我一个月前所写,因我不想保守了,我要将我所用的招式公之于众,让大家共同研讨,使谭氏苗拳得以发扬光大,代代传承。——作者手记)

贺才铁先生(右三)携夫人谭玉清(右四)访问浦市熤园书院。右一为湖南师范大学胡云老师,右二为贺才铁的师弟谭永席先生,左二为贺才铁的师弟姚茂文先生,左一为谭必友教授。

单手举酒席名扬各地亲友

摆满酒菜的饭桌要用一只手握住一桌脚举起,且洒、汤不能溢出,这得要保持桌面成水平,其要领有三:①桌脚须垂直于地心;②手握姿势要正确;③桌上载物太重还须另一只手帮忙举起再放开。此招我曾在多地演示过,目睹的有本村吴文刚等、高山坪学校的老师,泸溪二中的唐玉峰等,泸溪一中的谢景发唐正武等,好友张景堂等,溆浦的贺显华等,吴文刚自以为力大又练过功举不起而服气,扳手大王唐国才举时还扭伤了手。殊不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

犀牛浪角变棍巧胜八马立柱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期间我曾油印了《基础武术》等小册子利用寒暑假游走辰泸麻各地出售,经常单枪匹马外出。一天在辰溪老百货大楼边摆地摊,一中年武师问起“犀牛浪角”招式,我便与其切磋起此棍的无穷变化。开始由手、小棒比划,后来旁边卖蓑衣的给了挑货的棍子演练。“棋逄对手”,来回二十多个回合总是随防随攻。渐渐的我转为主攻,一招牵棍击向其头部,他以八马立柱防上,谁知这“惊上攻下”的虚招使他忽略了“下盘”,又一招扫地莲花击向其鞋底边,将左脚击成叉腿,不愧是高手,即刻后梭横棍回了一礼:“高招”!然后分烟和谈,互夸对方棍术之妙。过后不久,才听旁人说起刚才试棍的乃是“辰州武馆”教练李承奇。

四大奇棍险胜金盆泼水

87年的一天,我在县进修学校与潭溪扯旗村刘吉祥老师同在李华才(县农委干部,妻子杨凤英为进修学校打字员)家受宴请,因我俩都曾传授其武术。边饮边谈起武术,由拳到棍互相切磋。因他以棍见长,我何尝不是,可我反说拳见长。两人各握一只筷子比划起棍术之变,之后干脆找了两个棍棒离席演练,他棍术精湛,攻防有致,而我棍术也是强项,总能不加思索,随机应变,二十余招后他忽然一“进圈棍”插入我内膛,上可击额头,下可挑下阴,多险啊!谁知我无意中使出了“四大奇棍”之一招险胜这进圈棍(可能是师祖暗助,因我每次比武前都默念过师祖)。刘惊诧不巳说:此招进圈棍叫“金盆泼水”,是我历代祖传之绝招,从未失过手。我也告知他,“我的四大奇棍也是谭氏苗棍中出奇制胜的高招”。随即回席边饮边谈。

化解金丝缠腕

1981年寒假,我在鱼坪谭和生处教堂子,在教“金丝缠腕”招式时,谢明喜以己身强力壮之长否认此招无用,我想只能以柔克刚而伏之,因用力较大,将其压跪在地只求轻点。随后他仿学以此招反缠我手,伺机报复。我看到来势不对,即刻托腕化解,一招“勾镰脚”将其翻身压在地上。最后他还是说“此招无用”,即是用上又被化解了。

巧用海底摸沙制服大力士

80年冬师父在马王溪毛家坨安堂授徒,一天师父去家里有事,叫我晚上替代,当我进入堂子,众弟子不知我武功,只知我是教书老师,便议论开了:教文的也能教武吗?我不理睬说:师父有要事叫我今晚代他教“走田字桩”。说后就演示招式,并讲此招之作用。当时有毛家坨队长毛欢欢,五大三粗,可谓“大力士”,脚穿高统靴(可能下地刚回,来不及换),如立柱子站在堂中,我试抓一下,确实步稳。我想只能巧用,提醒他站好,随着一个上圆手配合仆步变海底摸沙,右手增加曲度抓住其右脚后根顺时针旋转左推上提,同时左手封其右臂右推,准备将其放倒。只见他大喊:轻点,便服气了。我后悔用力太大,致使他脚痛了好几天,幸好我用了药酒而无大碍。

金蝉脱壳放翻大个子

1991年下学期,泸溪二中组建“教工业余武术班”,聘余志勒师傅为顾问,我为教练。第一晚,教工们都想试试我的功夫,但其知道散打是不行的,於是推选大个子杜良生将我从背后连手抱住,杜连摔我三下不倒,我招呼他:抱紧点,随即下蹲上撑,一个右拐脚逆时针旋向其后切其左脚,同时以“紫燕翦翅”之右肘顶其胸腹部,脚力向前,肋力向后将其放翻在地。30多个学员顿时大笑,也佩服了我的功夫。

不遗余力,绝处逢生

80年代初的一个寒假我与兄长到他的姨甥田连生家作客,田由姨父得知我武功好,应邀我兄弟前去的。而田身高力大原为造船木工,又做过屠夫,百多斤的猪常独个擒杀,还拜过天桥山杨武师学武。宴前边饮茶边谈武功,随后便搬开茶席切磋比试。他摆出双立掌,我摆出虎豹头,我知他力气起码大我三五成,故他进我只好退。当他一直拳向我冲来,我突然左闪以闭门推月招式:左手圆上封其右膀,右手圆下托其臀部用力前推,即刻他左倒靠壁,额上撞了一个大疱,可这对他来说是鸡毛蒜皮之事。他又接着用同样摆手前来,可这次他不出手只是渐渐逼近我,而我只是后退,谁知逼至堂屋角再也无退路了。只见他刹时左手抓我左膀下拉,右手抓我左踝上举,真有鲁智深倒拔垂柳之势,我头下脚上,左手反腕抓住他左膀,右手抓他左踝。抓法相同,可我是倒着呢!但他也连摔我不倒。我灵机一动便用唯一闲着的右脚尖抵着他的人中穴(鼻孔下),频频用力,谁知我穿的是硬底猪皮鞋,他渐渐受不住便将我放下了。他连伤两处,而我虽不伤却惊出了一身虚汗。

今年75岁高龄的谭玉清老人,还记得小时候父亲教给她的女子防身术。并当场与丈夫贺才铁先生演示了一遍。

上一条:【浦市韵味】第043期:谭必文 | 六里水冲村谭氏花灯旧事——谭氏苗拳与艺术系列之一

下一条:【浦市韵味】第041期:都歧村八仙班

关闭

Copyright © 2020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版权所有.

地址:河北省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泰山路143号      邮编:066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