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网站!

【浦市韵味】第045期:集市观察记(二)

时间:2021年01月20日 15:55  作者:  点击:

2021年1月15日晚上十一点,又再次来到熟悉的浦市。好像每次都是夜晚到达,也是,上午从长沙出发的话,转几趟乡村大巴,就到晚上了。

笔者与学弟在1月16日下午走访浦市镇,了解到以前赶集的所在地并不是在目前赶集所在的大马路上,而是在古镇的中正街,后来因为不方便,逐渐搬离。与我们访谈的对象来自邵阳市的服装店老板说,以前的中正街当地人会称呼为扁担街,赶集时一条街都是形形色色挑着扁担的人群。浦市镇在以前国民党时期还被称呼为小南京,同时浦市还是一座庙镇,据当地所说当地约有三四百家神庙。后翻阅文献得知,明清时期浦市因盛产铁、木材、朱砂、桐油而闻名于世,湘西南部所需的各种商品都是从沿海沿沅水送到浦市,再从浦市分散到各地的,同时湘西各地的农产品也是从浦市经沅水运送到沿海的,因而自古便有“万物集散,商贾云集”之誉,“小南京”之美称。“小南京”一词到如今仍然是浦市人向外人提起时一张令人自豪的名片。

同时,浦市古镇不仅仅是一个城镇,由于其长达数百年的商业中心地位,因而形成了一个商业文化圈。人们提起浦市古镇常常指的是这个文化圈。浦市文化圈是指明清时期,浦市一带村庄围绕浦市城市的商业活动而形成的分工精细、结构合理的市场体系。这个市场体系超越行政区域,形成了共同的文化心理认同。

晚上吃饭时闲聊,做饭阿姨说以前的上正街有许多南杂店和一些卖瓜子、蚊香以及炸油糍粑的摊位或店铺。在阿姨小的时候大家使用的蚊香是用细长竹条裹着锯木木屑同各种中草药混在一起用手来回搓动制作出来的蚊香。将这种长条蚊香晒干后就可以点着用来驱蚊。会做蚊香的老人家在她小时候就七八十岁了,现在若是还活着都有一百多岁了。阿姨小时候常在他家门前玩,在她的印象中上正街中就老人家会。

此次来浦市,令人眼前一亮的莫过于街角十字路口的银行大楼,变得更加现代、时尚、便捷,和城市里别无二致。记得去年暑假来时在镇上逛着,经常能看到许多村民在以前那个狭小的银行里面排队等着取钱。干瘦的老农夫穿着宽大破旧的衬衫,手边柱着一根扁担,握着现金或存折等候。或者是老奶奶背了背篓,小孙子坐在里面。大热天门口敞着没有空调,汗水混杂着泥土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排队时也不像城市,规规矩矩,反而都凑在旁边看,让人分不出是不是在排队。而如今这个银行搬至街角,大楼高耸,里面柜台变多,并且设置了休息等待区,一切都井然有序。浦市普通农民生活发生变化,对现金和转账等的需求变多,以前只有三个柜台的银行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在主街道开车时也能看到街上人流如织,私家车变多,时常堵车。大概因为过年,在外地打工的儿子媳妇儿们都回到老家。

(上正街重新修建的农村商业银行)

18日下午两点四十出门,本想直接去茶馆坐坐聊聊天,但想着上午买菜时见到的老婆婆,于是又走进了市场。下午的市场摆摊位的商户少了一些,流动摊贩都不在了。真正开始看这个市场时发现它真的很大很杂。光市场门口的肉铺就有四家,里面围着主路还有一排,还发现了一家卖米酒的店铺,香料、蔬菜、家禽、日常用品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又看到 那个买鸡的老婆婆,一个人坐着,手里拎了一个铁壶,里面有炭烤火,壶嘴儿插了一个草莓,怪可爱。面前摆着一个鸡笼,里面两只花鸡,说是家住江东,养了五六十只,每天来回需要六块钱坐船,带来四只鸡已经卖出去两只。问我们买不买,12块一斤,比早上少了一块钱。好像在她的头脑中,我们比较有钱,有能力购买。试图和她沟通,但她耳朵不好使,也听不懂我们的普通话,遂作罢。去茶馆的路上看到一个用大板车拖着卖水果的,是一个大叔,坐在车的提手上,车上还有一个喇叭叫喊“香蕉便宜卖,两块五一斤”。后来从茶馆出来时又看到他,移动了位置,大概是走街串巷地叫卖吧。

(菜市场集中贩卖鸡鸭处)

如今已很少有学者研究行商与坐商,这两个词也快销声匿迹了,仿佛已完成自己的使命退出了历史舞台。就像很多地区的文化,如果不加以研究与保护,大概最终也会悄无声息了。

上一条:【浦市韵味】第046期:集市观察记(三)老百姓眼中的大码头龙舟看台与新修渡口

下一条:【浦市韵味】第044期:贺才铁 | 武术防身——我学谭氏苗拳的故事(下)

关闭

Copyright © 2020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版权所有.

地址:河北省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泰山路143号      邮编:066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