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网站!

【浦市韵味】第050期:武茶福祈(一)

时间:2021年02月06日 16:11  作者:  点击:

浦市作为一座历史悠长的古镇,孕育出无数瑰丽文化,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从荷花园出发沿着河堤往下游方向行走,约十分钟路程可到达曾经河两岸人民渡河下船上岸的大码头,犁头嘴则是人客自大码头上岸后前往太平街和中正街的必经之处。在过去不知多少年中,梨头嘴与中正街、太平街的交汇处周围分布着多家茶馆。

在太平街曾经有一家茶馆,主人姓D。2021年1月28日下午,笔者跟随熤园的三位硕士师弟师妹来到泸溪县与曾经茶馆主人的女儿DZH女士进行了初步的交流。在聊天过程中我们得到了一些非常有趣的信息,比如说曾经的茶馆有雅茶与大碗茶两种类型。雅茶的茶馆主要是一些社会各界成功人士交换信息和开小型聚会的一种相对高雅、上档次的地方。而大碗茶则是如今浦市尚存的茶馆原身,主要是平民老百姓在茶馆中休闲娱乐。又如DZH女士说到浦市还有一种关于茶的祭祀活动,她就是这个茶祭仪式的主要传承人之一,这个内容是我比较感兴趣的。于是才有了今天,也就是2021年2月1日与她在泸溪县涉江楼喝茶聊天的机会。我希望在聊天中对她的个人生活经历以及关于她提到的武茶福祭的祭祀活动有一些初步的了解。

(DZH从小学习传武的照片)

DZH女士是1975年出生的,大约在她四五岁时就被父亲送到了浦市知名武术家黄老先生名下学武。如今据DZH回忆,她的父亲是在50岁上下才有的她,她的父年轻时在解放前是从事水上运输行业,当时她外公家在洪江有一座专门的货运码头。专门运输浦市所生产的桐油、鞭炮等商品在洪江这处码头上岸进行商业交易。DZH学武一直学到了初中毕业。当我们问到她为何学武时,她说道:“一开始学武我是不情愿的,父母也因此吵架,后面父亲极力要把我送去武馆,因为我爸觉得这些东西(武术)是浦市的文化,不能丢应该传承下去。”

从DZH口中得知,她的父母总共有11个儿女,她年龄最小,从小学习浦市的茶文化的同时,也拜当地武术大家黄先生练习传统武术。

上文提到DZH的外公家解放前在洪江承包了一处码头做生意,和当地的各大商会、排帮之间会有一些关于水上运输方面的商务往来。并且她的外公是当代福兴门的传承人(也可以称为主要负责人),而福兴门负责人因为自身背景清晰并没有依附于任何反动组织,又同时与浦市的社会各界人士都有交往,社会各界对于福兴门都十分认可。当有一些事件发生时,都会由福兴门出面调解;亦或遇到大型公益活动时由福兴门牵头组织。

解放前,DZH外公家购买了一些田产、山地为日后不幸事件的发生埋下了伏笔。当时青草有一户杨姓人士对老百姓里特别好,他找到福兴门负责人也就是DZH外公,希望他能够将杨家的一些田产出钱收购。DZH外公也是因为杨姓人为人可靠,在当地口碑极好,才没有询问原因就出资购买了。可不久后全国解放,DZH外公家却因为这些购买来的产业过大,被划分成为了地主。加之他又是福兴门的负责人,经常参与社会各行各业的交流活动,与社会上三教九流的人士都有交集。福兴门常常又会举办一些祭祀活动,被人举报是在传播封建迷信并且诬告DZH外公藏有枪支。在受到了种种不公平待遇,来自外界的羞辱。DZH外公在浦市天主教堂上吊自杀。直至1977年之后才有人出面彻底为这件事平反。

DZH前些年因为需要养育尚未成年的女儿不得不暂停业余时间对福兴门祭祀活动与浦市镇传统文化的保护工作,直到这两年,她的女儿长大成人,她才有精力回忆一些当年的事件。这一系列事件也是在她幼年时期父母为她学武学茶做祭祀仪式发生争执的原因(未完待续)。

上一条:【浦市韵味】第051期:武茶福祈(二)浦市育英武馆小师妹的记忆

下一条:【浦市韵味】第049期:浦市茶馆观察记|冬日里初遇千年浦市茶馆

关闭

Copyright © 2020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版权所有.

地址:河北省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泰山路143号      邮编:066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