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网站!

【浦市韵味】第040期:逐渐走进八仙班——浦市传统音乐考察记之三

时间:2020年08月29日 14:47  作者:  点击:

本次笔者在调查中听说有一位谭式苗拳传承人谭接宗先生,同时也是八仙班的唢呐师傅,于是我于7月24日下午3点左右前往浦市罗家村拜访这位神奇的师傅。

个人生活

谭接宗的唢呐技艺是在闲暇时自学的,他约一年前来到万寿宫(万寿宫汇集了许多本地的民间音乐爱好者)。由于谭接宗拥有唢呐基础,于是他参与了当时在万寿宫的演出。在万寿宫的这一年里,谭先生对八仙班内容的学习充满热情,经常去万寿宫与其他成员一起练习,平时练习也是从基础开始一个音一个音的练习。并且回家之后也会反复听手机的录音,根据录音来将曲谱写下来,并且对于同一个曲子出现的不同版本他也会写下来。经过长时间的练习,他的唢呐水平也是得到了提高,并得到朋友的肯定。谭先生强调了自己仅仅是记录这些曲谱,并不是原创作者,并且对于每个曲子的不同版本,他都会写出相应的演唱者。谭接宗曾在河对面购买了唢呐曲谱本,但是表演本曲谱的内容得不到大家的承认,反映出所买曲谱的内容是不被当地人所熟悉的。

谭先生表示自己还会制作唢呐,当地会有人找他制作,至于价格一般也就商量着给,大约在300到400左右,一根唢呐的制作时间大概需要一天。这也是谭接宗的收入来源之一。

(谭接宗制作的唢呐与网络购买的唢呐)

谭接宗先生的曲谱

对于谱子中各小节节奏的长短不一,谭先生表示这是通过自己近距离聆听记录,然后在自己休息时通过听手机录音而写出来的(这里笔者猜测应该是不同的八仙班乐团对于同样的曲目可能有自己的特色,导致了节奏不一)。

询问是否可以拍下谱子发表,谭先生很是支持,看得出他很高兴自己的成果得到他人的肯定。谭先生表示自己的谱子曾经被县文化局记录,可惜最终因某些原因导致无法发表。

(驻云飞曲牌)

对于能否现场表演一段唢呐,谭先生表示由于前些日子出演过,较为劳累,导致现在身体有些不适,暂时无法表演,这里也看出每次一出演也是很费心力的。虽然没有现场演出,但是谭先生给我们展示了他自己曾经在“全民K歌”上发布的作品,看来谭先生作为八仙班里的“年轻人”,已经开始利用便利的现代科技。

谭接宗所了解的八仙班

浦市镇上也是有其他八仙班的成员,但是相比以前人数少了很多,现在想完成一次完整的八仙班表演都是要凑出来的,都还要去河对面拉一些老师傅过来。对于如何知道各位成员在哪,谭先生表示浦市镇就这么大,会八仙班的人较容易找到,而且现在一般都在万寿宫进行训练、交流。如果被邀请参与红白喜事,一般一次就是要消耗一整天,第二天才得结束。

对于出现特殊原因导致成员缺失的情况,谭先生表示存在这种情况,但只有八个人都在的时候才算完整的八仙班,如果出现少人,就会让其他成员在表演过程中接手所缺人员的位置,导致演出过程会更为辛苦。而到了表演高台时就要求非常严格了,后台演奏的成员往往有十几个,前台的演员也是严格选择,特别是生、旦、净、丑等重要角色更是要精挑细选。高台也就是“大戏”,是不能随意布置的,而喜事一般不会布置高台,更多的是八仙班通过乐器演奏,再与观众互动,来烘托喜庆的气氛。

谭先生回忆到一个名为《刘三娘登叉》的高台“大戏”,是因为这部“大戏”中会出现拿叉子插人的环节,如果拿叉的人和被插的人有仇,甚至会出现插死人的情况,当然,这也是从老一辈那听到的。

(熤园子弟与谭接宗合影)

八仙班面临的问题

当下的八仙班成员目前年龄偏大,难以再进行一次完美的八仙班演出。以往八仙班大多是老一辈言传身教,所以不同成员的表演内容往往会出现很多个人特色,风格难以统一。徒弟在学习后,也许会在此基础上继续加入个人特色,导致师祖和徒孙演奏内容与风格会出现较大区别。正因如此,所以少有留下书面的曲谱。并且现在的年轻人也都不爱学习八仙班的表演内容,八仙班难以获得“新鲜血液”。

上一条:【浦市韵味】第041期:都歧村八仙班

下一条:【浦市韵味】第039期:“雷雨夜”赶集

关闭

Copyright © 2020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版权所有.

地址:河北省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泰山路143号      邮编:066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