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网站!

【浦市韵味】第039期:“雷雨夜”赶集

时间:2020年08月26日 14:44  作者:  点击:

8月25日(农历七月初七)五点起床,与昨晚约好的同学在楼下集合,本以为今天也会是个晴朗的好天气,结果却出乎意料,都想打消赶集的念头了,可是已有约定在先,今天要一起去买菜,并看看这边的赶集,他说正好可以看看这么恶劣的天气情况下是不是还有很多人来赶集,也是一个很好的体验。遂从基地出发,冒着大雨和闪电走路去集市。大雨如注,下了一夜,路上坑坑洼洼蓄满了积水,电闪雷鸣不断。古镇的巷子里灯比较少,天空暗暗的,只能打开手机的灯光照着路,十分难走,沿着屋檐一点一点艰难前进。

(5:50与6:30,市场一角的变化)

途中所见

约五点二十,在街道门口看到一位老奶奶,放下担子,坐在门前择南瓜叶。身穿自制的塑料雨衣,戴着斗笠,她说三点多起来准备,然后去集市赶集,现在又回来拿菜过去卖。卖家里自种的南瓜叶,正是当季的时候,没有打农药。在路边休息时看到有人拉着板车走过,是卖豆腐。他们是城镇中起的最早的那一批人。五点半,到了赶集比较集中的地方,上前询问一家已经摆好摊买鸭子小鸡和鸡蛋的两个阿姨,是姊妹关系。了解到是从高山坪赶来的,两点钟开始捉鸡,鸡蛋是昨天就准备好了的,鸭子、鸡和鸡蛋都是自家养在山上的,有几千只鸡和几百只鸭。车子开的慢,四点多钟从村里慢慢开车出发,包车过来需要100块钱,因为要带货,所以车费贵点。鸭子10块一斤,有几十只,鸡则装了几笼,鸡蛋也是一大箱,下大雨也要过来赶集,不赶集就不会过来了。阿姨说不赶集没有钱,都要吃饭。因为去过高山坪村,所以知道从那边过来全是弯弯曲曲的山路,开车大概半个小时。鸭子对面是一个卖梨的摊位,摊主是夫妻俩,麻阳新田村人,从村里过来需要一个多小时自己开车过来。四点多起来准备,自己种梨,两块钱一斤,如今正是梨熟时。妻子说“明天也赶后天也赶,天天赶。”这两个摊都是专业的赶集人,根据自己的情况或做养殖或种果树,然后趁着赶集拿到街上售卖。

(来自隔壁市麻阳县的梨)

也有住在附近的村民来赶集的,有个老奶奶住在四方井,用小推车售卖当地特色油炸粑粑,说这个很香很好吃,但是现在没有年轻人吃了,五点钟到达赶集的地方。还有一个卖蔬菜的奶奶,在自己河边地里种的蔬菜,正是黄家桥人,早上四点多过来,下大雨带着伞,有车子送过来。

六点多的时候,有公交车和面包车经过,所以有些堵车,不过很快便疏通了。后来在附近一家早餐店吃了碗粉,老板娘说八九点是人最多的时候,平常四点起来准备开店。

七点,出去继续观察。

集市的变化

看到有人骑着摩托车过来,两边笼子里放了小猫和兔子来卖,白色的猫眼睛圆圆的看着路过的人们,兔子在笼子里用两只前爪抓着蔬菜,以前的集市中,大概是不会有这些新鲜的玩意儿的吧。有同学说去年看到过有些瓜农为了赶集,会提前一天占好有利位置,然后就直接睡在路边,等待着第二天的繁忙和收获。可是昨天傍晚,出门散步特地去寻找却没有看到,问了西瓜店的老板,告诉我们说现在基本上没有人会提前来过夜了,因为晚上在外面睡觉蚊子很多,如今条件都好了交通方便,不需要提前过夜了。随着时代的发展,集市也在慢慢发生变化,无论是交通条件便利使人们不再苦于将大部分时间奔波于路上,并且不用再露宿街头,还是新奇玩意儿的出现,使集市在满足人们日常生活用品需求的同时,也能有点儿娱乐。乡村也在慢慢地发生着改变。

社交距离的把控

后来为了躲雨,在一个卖蔬菜的摊位前站了许久,摊位面积挺大,分成两个相邻的地方,是一对夫妻在经营,有一定年纪了,再加上一个年轻人看管,大概是他们的儿子。各种蔬菜码得整整齐齐,妻子在一把大伞下面蹲着削莴笋皮,丈夫负责来客人了称菜,儿子在隔壁的地方负责微信扫码付钱,但同时机动性很强,即使有伞也都穿着雨衣因为要来回于两个地方。我站着的时候倒是没有被赶走,挡住他们的行动路线时他们十分客气,但也有些尴尬仿佛不知道如何和陌生人搭话,儿子则一直在看手机。后来雨越来越大,遂决定在他们的摊位上一次性把菜买好,就挑了几样蔬菜称了,这时我们之间的谈话才自然了很多,就是普通的顾客和摊主之间的对话。结账的时候那位丈夫主动问我这么大雨要到哪里去啊?我则讪讪的笑了笑走去隔壁买肉了。不同身份带来的社交距离和谈话内容都是不一样的。正如我们在集市上的访谈,于他们而言我们不买东西,只是问问题,对他们并无多少益处,回答的也不积极。只有换一种身份,比如朋友,比如顾客,才能收集到更多我们需要的信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大抵都是如此,而人类学也需要与各种人群打交道。

(集市一角)

临走时,大概七点半,站在旁边的一位老奶奶或许是看我戴着眼镜,想要让我帮她在手机上办点事。其实注意这个奶奶好久了,佝偻着身子,瘦瘦小小,用篮子提了几只肥鸭来卖,披了塑料雨衣,有点好奇她的生活状况,但是一直没上前询问。老奶奶反而自己过来了,拿着她的老年机,希望我帮个忙,我虽然有心想帮,但是并不能听懂她说的话,也只能爱莫能助了。她可能也像我一样在旁边观察了一下才上前来寻求我的帮助的吧,乡村老年人的生活由此可见了。

还有一个奇怪的问题,昨天去六里村访谈的时候有人告诉我一般卖同样东西的人会聚集在一块,这样也让别人知道这边是卖这些东西的。可今天早上去看了,情况却不是这样,买鸭子的农户并没有都聚集在一块而是有些分散的。其中一个人和我说在那里摆摊可以让人很快看到,并且摆在哪里都是没有规定的,可以随便摆放。这前后矛盾的地方还有待下一次继续挖掘。

上一条:【浦市韵味】第040期:逐渐走进八仙班——浦市传统音乐考察记之三

下一条:【浦市韵味】038:爱就是相信他——谭氏苗拳女性系列访谈之二

关闭

Copyright © 2020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版权所有.

地址:河北省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泰山路143号      邮编:066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