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网站!

【浦市韵味】第057期:集市观察记(八)集市没落之景及原因探析

时间:2021年03月11日 10:46  作者:  点击:

2月25日上午九点多下着毛毛细雨,从凤凰县出发十点多到达了麻冲。和湘西的其他地方一样周围群山环绕盘山公路上铺上了柏油,一路不甚颠簸不知觉就睡着了。

到达麻冲

到达之后我们准备将车停在政府大院里,政府大院里停满了车辆,不得已把车子停在了一旁的泥地上。来到市场之后,看到的场景却不是想象中的纯苗区赶集时人头攒动的样子,而是十分冷清。摆摊的店铺倒是也不少,但是集市中来往的人员却不多。逐渐进入集市后我们发现很多摊位甚至是空着的,没有商家摆摊贩卖商品,仅仅只有集市入口处稍稍热闹一些。这更添了麻冲集市冷清的感觉,看着完全不像是有集市在进行。眼前的一幕幕与我往常所认知的一到赶集日商家行人年轻男女小孩老人从四面八方赶来,甚至穿上盛装就为这一天的情形完全不同。也与我前一天被告知的以及看到的情况完全不同,我原本是满怀着期待来体验不同地区集市的特点与异同但着实没想到是如此情况。

(集市入口行人寥寥)

行商的困境

后来我们发现两位在集市深处摆摊卖衣服鞋子的大姐正坐在椅子上烤火,于是走过去攀谈试图了解一些情况。两个大姐一个三十多一个四十多,都是在周边乡镇轮番赶集做生意的,姐姐说做生意比打工辛苦,但是可以在家照顾爸妈和小孩。两位的丈夫在外打工挣钱收入比较固定,两个姐姐则是在家挣点钱用来补贴家用。

三十多岁的姐姐家里有两个小男孩在上学,在交谈中她向我们聊到了一个小孩的生活费一个月要差不多三百块钱,两个小孩子起码要七百到八百块生活费。以前只是开学时需要准备三百块的费用,现在一个人每个月都至少需要三百块钱开销。她们家即使辛苦挣钱,可到年底了银行里依然没有存款。现在的小孩白天在学校学习,晚自习之后八点半九点钟放学,回家后家长需要帮忙看作业。有些老师周末进行补课需要交钱,跟家长们说小孩成绩不理想建议上个补习班,家长只能同意,只怕万一小孩成绩不好,毕竟孩子是一家人的未来。我们问为何小学四年级就让孩子补课上晚自习,姐姐说现在都出去打工一般生活比以前好一点,都希望自己的小孩能考上好一点的学校不要跟父母一样又去打工,所以要是觉得小孩子成绩不好的话就补课,学一点其他的东西。现在基本上都是从小学开始补习上晚自习,家庭(父母挣钱)也是为了孩子家里有什么吃的都是让小孩先吃。而且星期六星期天家长不在家就把小孩送到补习班写作业。我们问平时赶集平时有没有休息,姐姐说赶集不休息每天都会到周边乡镇赶集。每天三四点起床就得准备出门,家里有婆婆帮忙照看,但是今天赶麻冲没有什么生意可以早点回去休息。有时连续四天赶集之后休息一天洗衣服大扫除一下。

据两位姐姐说,往年的生意会好一点,这几年生意开始变差了。现在的人们都是在网上买东西,要不然就是人们都出去打工,乡下并没有太多的人在家务农、居住了。现代化发展对她们这样依靠赶集挣钱的商贩影响很大,在过去会有好多学生在集市上买自己需要的服装。可是现在有手机了,年轻人用手机一搜发现网上的服装便宜也好看,价格和集市上卖的也差不多,而且通过网上购买也比较,所以都没什么学生来集市上买东西了。

我们问她们会不会自己在网上买衣服穿,两个姐姐说从网上买的衣服质量不好,价钱一样质量不同。她们说就是那些学生如今都在网上买,但其实同样价格的东西质量、面料不如她们家的。姐姐还说以前做生意没有凳子坐,因为太忙了,没有时间坐下来休息,只想着快点将已经卖出去空出来的位置摆好新的商品上去,边摆边卖,卖完了整理一下货物就回去了。但是现在做生意有凳子坐,却没什么生意了。姐姐还说以前卖服装很多都是吉信的人,现在那批人年纪都老了,不过那一批人倒是赚到了钱。当然那时候也比现在会更累,在过去有些地方没有修路通车,商贩们只能打起手电筒背着货物走路来赶集,那时候挑一担基本上都能卖完。在我们聊天大约三十分钟时间中前来买服装的没有一位,上前询问服装者也是寥寥。后来两个姐姐说见状感觉今天也不会有什么生意了便决定收摊,于是我们也就此离开了麻冲。

(两位姐姐的摊位)

写在结尾

从和这两位姐姐的谈话中我们也不难发现一些关于集市没落的原因。

首先是村庄的没落。正月过后很多人出去打工,村里人变少了不复往日的热闹。和赶集主体发生变化一样,年轻人外出打工留下的只有老年人,村庄正在一步一步走向没落。暑假时去到一个名叫板寨的村子,其中房屋破旧倒塌几乎已经无人居住,走遍了全村总共见到了4位老人。村里人说老人现在也没几个了,都出去了。

那么等到这些老人都去世了这个村庄还会存在吗?那集市呢?我们在麻冲看到的集市也有些类似,集市面积很大每个摊位点都有水泥铺设的桌子排列工整但摆摊的商家只有零星几个行人也不多。村庄的没落带来的是集市跟着没落。其次网络发达,线上购买便捷。还留在村里的学生也都有了手机,他们更愿意追求潮流进行线上网络购物同时对集市也不再如上一代人那样热衷并当做重要的节日看待。

集市的日渐式微由此看来几乎是必然的,在其热闹的背后其实已隐含着没落的影子,只是就这么呈现在了我的眼前让人始料不及。同时集市的衰落给以集市为生的人也带去很多影响,他们将何以为继?他们的孩子、他们肩上背负的又该如何?

下一条:【浦市韵味】第056期:对2020年这将近一年的田野调查做一些思考

关闭

Copyright © 2020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版权所有.

地址:河北省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泰山路143号      邮编:066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