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网站!

【田野行记】第06期:旅行中不一样的思考

时间:2021年03月05日 10:40  作者:  点击:

今天(2021年3月5日)我起的有点晚导致出发的时间也推迟了,计划中要吃的津市牛肉粉也没有尝到,颇为可惜。今天的终点站是宜昌三峡大坝旅游区,按照导航有两种路线,高速与非高速。作为人文社科专业的同学,我必然选择非高速路线,毕竟这样可以很直观的感受到沿途的变化。

(中途在乡道旁休息)

澧县昨晚到达时由于夜色已久,只是在前往酒店时感受到这个县城很大,在今天出发后才发觉这座县城不是一般的大,比老家湘西的那些县城都要大的许多。令我感受最深的则是一进入澧县之后,整个世界仿佛变的平坦了起来,像是来到了华北地段,一直开车快到达湖北地界才有些起伏。同时,除开一开始从澧县出发的路段,其余路段的马路几乎修的很好,唯一差评就是大卡车太多,有许多大卡车不按照规章制度开车,让过往车辆人员有一些风险。沿路车道两旁种植的观赏性植物也是格外美丽,特别是马路两旁盛开着大片油菜花,摇下车窗花香随风扑面而来。这让我想起了上次从浦市镇去往凤凰调研的途中,沿路的风景也是如此让人沉迷,只不过这趟旅行变成了一个人。

(盛开的油菜花海)

将视线从大片盛开的油菜花上移开,便会发现还有许多的田荒废长满了野草,这让我有些疑惑。在浦市古镇黄家桥村内离老百姓近的田地中几乎很少能看见有荒废的田地。那些七八十岁的老人家还要辛苦劳动播种。

(相互离的很远的村民楼房)

田地荒废,人烟也十分稀少,就算是村里每家每户的楼房也是相隔甚远,和湘西农村真是非常不一样。到了乡镇,开店营业的门面也是寥寥无几,在街道上行走的人们更是形单影只,可是这一栋栋房子又密密麻麻。开车驶入这些乡镇有时都怀疑来到了无人镇。去年我曾去过泸溪县合水镇,当时的合水镇给我的感觉也是如此,可现在不一样了。三天前我开车经过合水镇,明显感受到了人气,街上老老小小也挺多的。在宜家乡吃过中饭,老板说当地人都出去打工了,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留守当地。曾经的宜家乡是一个大乡,有着两万人口,不过现在合并到盐井镇了。当我问到这里为什么人居住的这么散,当地的老人家解释大意为:当地是丘陵地带,以前人建房子都是这个山头一家住,那个山头又一家,不怎么挨着住。还有老人说疫情前是可以赶集的,农历逢五、十就会来宜家乡赶集,疫情的原因取消了,现在还没恢复。宜家乡为湖北湖南交界,停止赶集是可以理解的。关于之前看到了那么多的荒地我也有所猜想,是否是因为赶集的禁止让原本务农的人群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还有一点,进入湖北境内后经过乡道县道看见的农村房屋修建的可谓是富丽堂皇又十分宽敞,也不是像湘西那样密集,各自有各自的空间。湘西的农村应该叫小山村。向着宜昌一直开。马路两边的田地大多数依然是放荒状态。最后来到宜昌三峡旅游区,是下午六点半才到达的宾馆。一个人自驾可能稍显无趣,副驾驶在就不存在这些问题。

(三峡大坝旅游区内大桥)

上一条:【浦市韵味】第056期:对2020年这将近一年的田野调查做一些思考

下一条:【浦市韵味】第055期:集市观察记(七)同中有异的两个集市:泸溪浦市镇与凤凰山江镇

关闭

Copyright © 2020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版权所有.

地址:河北省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泰山路143号      邮编:066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