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网站!

【浦市韵味】第052期:集市观察记(六)​浦市的蔬菜流通情况

时间:2021年02月08日 16:17  作者:  点击:

农村集市贸易是以个体生产者的广泛存在为基础的,它是生产力不发达、商业比较落后的情况下出现的贸易形式。在地方自足自给经济时代,农民所收获的农产,以自用为主,即有交换,也无非是以有余易不足的单纯关系,传统的集市贸易就是这样一种农产物在生产地点交换的产地市场(或称原始市场)。在浦市,传统集市仍是满足当地居民日常交易需求的主要场所。赶集时碰到一个老奶奶拿了几把地里种的蔬菜在街上摆摊卖,据我们询问,所卖的钱在当天就会用来买肉等一些家里没有的菜。同时浦市人每天都要到市场上买菜,周围村庄的居民有时也将自己地里出产的蔬菜拿上街去卖,那这其中的流通情况如何?村民们对于种菜的想法如何呢?

中间商晚间收菜

2021年1月22日晚六点半,熤园浦市研究基地门前停了一辆皮卡,是来收菜的菜贩子。停好后斜对面的黄伯伯挑着两担菠菜过来,接着一个老爷爷从远处路口挑了两担大蒜过来,然后又有一个阿姨也是挑了两担大蒜从村里走来,后来又来了几个看热闹的人,总共大概十个人左右。收菜大哥打开皮卡车后箱,满满当当的都是大蒜,大哥说今年大蒜要的比较多。他拿出秤杆来称每一担菜的重量,是那种传统的杠杆称,一担菜需要两个人用扁担抬着然后其中一个人用手拨秤砣直至平衡。基地斜对面人家两担菠菜91斤,减去皮(12斤)净重80斤。两块五一斤,共两百块。去皮是指去掉担子以及所沾上的泥土重量,在原先收菜的时候就已经算好是12斤,以后就一直沿用这个重量,每次在称好的总重量中减去担子固定的12斤,得出菜的净重量。老爷爷今年79岁,大蒜是女儿种的,由他挑着过来卖。他的两担菠菜其中一担59斤另一担67斤,共126斤,去掉12斤皮净重114斤。大蒜一斤三块,共卖了342元。另外一个卖大蒜的阿姨也是净重114斤,卖了342元。收菜大哥在一块拆开的烟盒上记录下每个人的重量并算好价钱。这时候天已经全黑,只有路灯亮着。

(收菜商贩来村中收菜,村民各自挑着菜前来出售)

我们和大哥聊天,了解到他是浦市本地人把菜拉到白沙,在菜市场搞批发。大哥说有菜就会去,一般都是提前联系好,除了浦市,还去浦溪等五六个村子。大哥自嘲自己是一道贩子,菜市场的销售商是二道贩子。他说都是为了过生活,这个也做了好多年,因为随时可以做。

菜铺的卖买

23日,我们去了中正街和太平街十字路口一家卖菜的店铺。他们是一对夫妻开店,店面就是自己家的房子,男主人负责剁肉卖肉,女主人卖菜。老板娘说:“一般是菜老板开车送菜过来,他们有的在怀化有的在吉首。每天早上菜老板从怀化拉一个大车到这里,周边的菜都是他送的。每天没有的菜都要从他那里进货一般进六七几百块钱,赶场的时候则进千把块钱。如今菜涨价了,一桶辣子都要几百块钱。辣子进价七八块,一般会有些烂的坏的,还有箱子的重量等所以卖十块钱一斤。”老板娘跟我们抱怨说今年什么都涨价了菜价一直在往上涨。一般做生意搞批发的都是临时进货,比如她的菜店没有辣子了就进一些辣子,没有白菜就进一些白菜。没有菜需要提前一天给菜老板打电话,第二天早上五六点钟菜老板就会送菜过来,同时有两个菜老板在送货。以前只进四五百块钱货,现在进七八百块钱,因为现在冬天乡里没有菜,天天下雨周边的村民只能来浦市镇上买菜。菜店进的菜不一定都能卖出去,比如说今天的菜都是早上刚进的,但是生意不好卖不出去,明天赶集的话会有比较多的人来买。原大码头渡口迁到游客中心那边之后,菜店在不是赶集的日子生意不如之前好了。现在进菜一般要卖(五天)才能全部卖完。假如明天赶集,今天就不会进货等明天赶集之后再进货。

(向菜店老板了解进货来源)

菜农的日常劳作

因为想进一步了解菜农种菜收益情况,所以我们24日傍晚四点半去到熤园浦市研究基地斜对面黄伯伯家里,询问他们一些相关问题。下午下了点小雨,黄伯伯家门前地上刚铺上水泥,于是我们只好绕到后门进去,刚好看到他们在家择菜。黄伯伯今年65岁,自己家种了约一分地菠菜,地里还有好多菠菜没有收获,预估能有几百斤。菠菜从地里收回来去土择好,再洗干净批发给别人,自己没时间拿到市场上去卖。我们了解到他们如果有时间的话也会自己带到市场上去卖,但是现在没有时间都是卖给菜贩子再由菜贩子运到白沙。卖给菜贩子需要先讲好有哪些菜以及价格等。黄伯伯家因为在建房子地面还没打,需要明天自己打,所以没有时间去市场卖菜(卖不赢)。如果是趁着赶场自己去卖的话一般是农历27、28、29连卖三天,他们田里的菜还可以卖好多天。同时浦市菜市场的辣子、油麦菜、黄瓜、西红柿等蔬菜需要从吉首进货,本地没有。本地只卖白菜萝卜大蒜香菜等季节性蔬菜,没有反季蔬菜。黄伯伯一家人平常会去街上称点肉、豆腐、白菜等,今年因为天气不好地里没有白菜了。

种菠菜一般是在八月,种子12块钱一斤,一分地需要买一斤二三两种子,今年12月到来年1月份收。平常的照料主要是挖地、除草、施肥等等。肥料下的是复合肥,一分地需要一小桶肥料,肥料十几块钱一桶,从下种到收获需要浇三四盘肥料,总共需要四五十块钱肥料钱,同时还要每天浇农家肥。种菜之前要先挖地,平时除除草,因为天气冷这两天种菜不用打农药。今年价钱好,一分地的菠菜估计能卖一千多块钱。他们家还种了其他的蔬菜如大蒜、萝卜、香菜等。黄伯伯说种菜没什么钱,他另外还在外面做泥水匠,今年则自己在家给儿子建房子。伯母说种菜都是妇女在家做的。

(黄伯伯夫妇正在摘菠菜)

结尾

菜农卖给菜贩子菠菜两块五一斤,大蒜三块钱一斤,再由菜贩子卖给市场零售人员。黄伯伯挑的两担菜卖出了两百块,这在当时的我听来是很震惊的,因为看着他们从择菜到洗菜,再到挑着两担那么重的菠菜卖给收菜大哥,我没想到只有两百块。我自己在基地时平常也去菜市场卖菜,市场上菠菜五块钱一斤,大蒜五块钱一斤,辣椒十块钱一斤。每次卖菜都会惊叹一句怎么这么贵,但后来我访谈了菜农,中间商以及最终的销售端发现其实每个人都是为了生活。民生问题一直是国家关注的重点问题,如今我也是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同时浦市市场整个蔬菜供应链也可窥见一斑。

上一条:【浦市韵味】第054期:集体化前后时期的茶馆:一个老茶客的茶馆回忆

下一条:【浦市韵味】第051期:武茶福祈(二)浦市育英武馆小师妹的记忆

关闭

Copyright © 2020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版权所有.

地址:河北省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泰山路143号      邮编:066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