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网站!

【浦市韵味】第048期:集市观察记(五)与印象中不一样的浦市集市

时间:2021年01月29日 16:04  作者:  点击:

从白沙下了高速,驶过一段蜿蜒的路,到达浦市的时候已是晚上9点。一路上,看不见山、看不见水,迎着月光只隐约能看见道路两旁被黑夜勾勒出轮廓的房子,直至驶入了浦市的街道上,才有了些烟火气。这与我印象中曾经水运发达、因商业而兴的那个小镇似乎有些不一样,这一次来到浦市,“黑暗”与“安静”是它带给我的初印象。第二天与师兄师姐粗略的逛过浦市后,第三天腊月十二正好是赶集日,我与师兄师姐一早便去了浦市最繁华的街道——中正街,正式开始了我的田野调研初体验。浦市古镇的巷弄由中正街向左右发散而来,吉家三重院、李家书院、青莲世家等一座座古老又气派的院子便藏在这一条条巷弄之中,古旧的墙壁上挂着青苔,一圈圈独特的纹络写满了时间的痕迹。跟着师兄师姐的脚步穿行于这巷弄与大院之间,很快我便失去了方向,索性放弃了记路,只竖着耳朵听师兄师姐对于浦市集市的探讨。中正街的出口正对着大码头,是浦市过往船运繁忙、人流如织,最为热闹的街道,如今由于新渡口的修建、集市中心的搬迁,中正街上已不复往日的景象。

“前几年碰到赶场的时候这条街上都是人挨人走的,根本不像现在,白天没人,晚上更加没人。你看,到了晚上只有那几个灯闪啊闪的,我们都说那是鬼火,”在中正街上开自行车店的爷爷如是说,“今天也是碰上了星期六,平时赶场城管也不让到路边摆摊,这边更冷清咯······我现在的存货卖完也打算关门了。”不仅是他有关店的打算,在这条街上已经有很多家店面已经贴出了“门面出租”或“门面转让”字样的广告。街道边零散摆着几个卖炸串、甜酒汤圆、糍粑的小摊,光顾的也多是些老人与小孩。背着背篓来卖菜的阿婆、爷爷,是一早就从江东村坐船过来的,卖的是自己家种的青菜;他们并非以卖菜为生的菜农,只是趁着赶集,用卖菜所得的钱再去集市上买上一二斤肉回家。

(从江东村渡河而来卖菜的奶奶)

走出中正街来到县道上,顿时有一种时空穿梭之感。与我曾经去过的湘西别处的集市一样,街道边满满当当的挤满了各式的扁担箩筐,高高低低的吆喝声、喇叭声在耳侧盘旋,大家把摊位都支在了马路两侧,而来往的人们都背着背篓,正一个一个摊位的挑选商品。但又与别的集市不太一样,以凤凰吉信镇为例,赶集日时马路两侧摆放的摊位多是烧烤、小吃,生鲜肉类、蔬菜水果的摊位则搬去了新修的菜市场;出来赶集的除了背着背篓买菜的人,也有很多年轻人和小孩。在浦市,赶集日时的菜市场与往常无异,摆放在马路上的摊位也还是以鸡鸭鱼肉、新鲜蔬菜为主,很少见到有烧烤与小吃摊位;卖鸡鸭鹅的摊主从菜市场里把装有鸡鸭鹅的笼子拎到路边,多聚集在三岔路的一堵围墙边上,卖蔬菜的多是自己挑着箩筐、背着背篓来的菜农,卖水果的摊位也就是平日里的摊位,赶集的多是中年人与老年人。

(赶集日时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

(赶集日时三岔路的景象)

与平日里相比,集市上所见的热闹似乎也是浦市街上的常态,我们在赶集日的第二天(腊月十三)再次来到了县道上,发现街上的商铺与摊位同赶集日相比似乎也没有很大的变化,只是一些买鸡鸭的摊子又重新回到了菜市场里。这也与一些地方的集市不太一样,在凤凰县的廖家桥镇,除了赶集日时道路两边会摆满了各式摊位外,在平时基本上只会开着一些卖日常用品的店铺以满足镇上人们日常生活的需求,集市对镇子来说功能性更强。

白日里的热闹与夜晚时的安静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这是浦市给我留下的第二印象。浦市素有“小南京”之称,其历史上商业地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知这日日如常的热闹景象是否也是与浦市“因商而兴”的文化相关;同是湘西地区的小镇,浦市集市与别的集市相比,其功能侧重也略有不同。

上一条:【浦市韵味】第049期:浦市茶馆观察记|冬日里初遇千年浦市茶馆

下一条:【浦市韵味】第047期:集市观察记(四)商铺老板眼中的大码头龙舟看台与新修渡口

关闭

Copyright © 2020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版权所有.

地址:河北省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泰山路143号      邮编:066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