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网站!

【田野行记】第04期:考察秦巴山文化——三日辗转千里小记

时间:2020年12月01日 15:37  作者:  点击:

2020年11月28日上午10时51分,我们熤园一行四人抵达第一站——十堰市郧西县的上津古镇,上津曾被称为“秦塞楚城”,是秦楚交界的重要分水岭。时至嘉庆元年到九年间,清军难以平定白莲教起义,此地便修起关隘以御流民,起义军。目前所见的老城门,老城墙保存较为完好,行至老街中段我们路过了上关县纪念馆,正好遇见多位工人正在修缮纪念馆,这里曾是中共陕南工委第一个解放的县级人民政府。不远处还有一处百余年历史的天主教堂,教堂内的老人家十分的热情,和我们聊了一会当地的人文历史。由于时间有限,在上津调查了一个多钟头我们紧接着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天主教教堂大门)

2020年11月28日下午1时45分,抵达商洛市山阳县的漫川古镇,吃过午饭后询问当地人有关本地的古迹信息,战国时期秦楚在此地打仗 有来有回,有时早上是秦国管辖,插秦旗,穿秦衣,行秦礼,晚上被楚国拿下,易楚帜,着楚衫,行楚俗。故有“朝秦暮楚”一说。武昌馆门前的对联也特别有意思的对应了这一点:晨曦动木铎木舌唤醒大雁塔,夕烟下渔舟渔歌唱醉黄鹤楼。之后陆续参观了船帮会馆、湖北会馆、武昌会馆、骡帮会馆,武圣宫,黄聚兴钱庄,双戏楼等老建筑。漫川古镇相比于上津古镇,被开发的景点更多,后来修建的仿古建筑有不少,街道更宽,游客也因此更俱规模。

(上津古镇城门)

2020年11月28日下午我们一行抵达仙河,本想着能探寻到明清时期旬阳县令严如熤在此地修建的村寨残迹,在地方镇科长的接待交谈中我们没有收获到多少有价值的信息,之后动身前往旬阳县,期待能有所收获。抵达旬阳县蜀河口已是晚上七点多了,在经过一晚的休整后预备第二天在附近古迹寻找有关严如熤的信息。2020年11月29日八点半,我们熤园一行根据旅客地图路线从中间的下城门出发向西考察,途中发现了不少的明清古宅,个别的古宅门口有形似福禄寿的字体,写法让人耳目一新。和以往不同的是有些老建筑屋顶和墙壁的材料是用约莫八毫米厚度的石板,这也是这片区域独有的风格。经过一处古宅时,听闻路过的老人家谈及此处依旧有人居住,我们一行便进门拜访了老人家,在此间的老奶奶已是82岁高龄,邀请我们进屋落座后我们了解到有关当地的特色历史,古时遍地的花梨木,水运畅通的码头等等,老人家里有些上了年代的家具,我们拍照留念后继续向西参观,行至西城门我们发现了一处碑文《洵阳县创修蜀河石堡记》,里面提及了“严侯”在此处的丰功伟绩。后面陆续参观的杨泗庙,时家院子,王公馆,清真寺也有不少的收获。在此引起我们兴趣较大的就是花梨木了,通过花梨木这一线索,沿着严如熤在此区域治理的主线,我们紧接着前往十堰市竹溪县,看能不能找到有年代的实物花梨木得以参照。

(蜀河古城西城门前的《洵阳县创修蜀河石堡记》石碑)

2020年11月30日早七点我们整装待发,在镇人大方主席的带领下前往了慈孝沟村,村坐落于山里,人烟稀少,树木葱茏,新修的乡道道路平坦,后半段行车路上就没有了护栏。沿途能看见稀稀落落的花梨木,由于年代不长加上冬季的原因,树木显得饱经风霜。到达目的地不远处停车后,笔者由于自身原因并未随同,熤园师生一行人下车步行一个小时左右,发现了在峭壁之上的嘉靖年间的摩崖石刻,供人攀爬的木梯开始腐烂。还见到了不足年份做成木板房门的花梨木。而后时间紧迫我们一行人与一颗算得上粗壮的花梨木留影后下山。在此处的田野调查是十分惊险,山上半山腰处的坡度较陡,在寻找花梨木笔者自己也是摔了一跤,幸得身边导师一把拉住。道路也是曲折打滑,返途回到车上导师一行人也是额头冒汗,气喘吁吁。此行发现不小,每个人都有挺大的收获。

(山崖峭壁上的明代嘉靖朝摩崖石刻)

慈孝沟采皇木摩崖

地理位置:竹溪县城南30公的小汇乡慈丰村,石刻文字类型楷书

中文名称:慈孝沟采皇木摩崖

地理位置:竹溪县城南30公里的小汇乡慈丰村

关于岩壁:长8米,宽8米

石刻文字类型:楷书这次的行程历时接近四天,跋涉一千多公里,特别有幸能跟随谭教授以及熤园这个团队进行这次调研,也要特别感谢戴文雄老师一路驱车以及负责的行程安排,感谢负责陪同我们寻找摩崖石刻的鄂平镇人大方主席。

(从左至右:硕士生曾子杰、鄂平镇人大方友念主席、谭必友教授、戴文雄副教授)

(竹溪县林业局专家及领导与谭必友教授、戴文雄副教授合影)

上一条:【田野行记】第005期:秦巴山田野调查:天下第一知府,中国田野工作的先驱

下一条:【田野行记】第03期:中国穴居文化的重要样本——新密市札子沟村土窑洞群遗址挖掘、保护和开发座谈会

关闭

Copyright © 2020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民族学研究院版权所有.

地址:河北省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泰山路143号      邮编:066004